服务流程

深圳南山桑拿莞式流程详解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0-06-28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  

看过新闻以后,于志南在视频电话里告诉妻子,周末不能回天津的家了。
    6月11日到16日,北京在6天内新增感染者137人,16日晚间,北京市举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,要求中高风险地区人员禁止出京,其他人员“非必要不出京”。
    于志南在北京工作,但把家安在天津,有个一岁半的女儿。平日里,他每周都在两个城市间往返。
    他想到开车回去,高速公路上会排很长的队,于是决定独自留在北京的住处。
    依托逐渐便捷的城际交通,“候鸟上班族”原本或每日、或每周穿梭于北京与邻近的天津、河北之间。
    如今面对疫情,有人困在北京,有人因为频繁出入,孩子入幼儿园遇到困难,也有人因为公司受疫情影响从北京搬去了河北,成为“候鸟”。
    早上七点半的北京西火车站。
    孩子复课,幼儿园要我每天做核酸检测
    黄宁(化名)公司项目负责人
    我是在北京上班的天津人,妻子的工作单位也在天津。北京落户和购房的问题都很难解决,所以平日里,我每天都两地奔波。加班太晚的话,偶尔也在单位附近的快捷酒店或青年旅社住宿。
    到6月17日,我感觉管控措施还没有太大区别,依然是进火车站和乘车过程中扫描或测体温,京津两地凭健康绿码仍可通行,居住小区和办公楼也能通行。
    但我已经向公司申请了居家办公,从6月18日开始,正式居家办公,因为我京津两地奔波的生活已经影响到孩子上学。
    5月底,幼儿园准备复学的时候,让与孩子接触的每一位家长(爸爸妈妈、爷爷奶奶、姥姥姥爷等)都要签署一个书面的承诺书,承诺近14天内没有离开过天津。除此之外,幼儿园还要求查看孩子的健康码、父母双方的健康码、社区报备纪录等。
    可是我每天都会离津返津。我的想法是,做一个核酸检测,用检测报告替代那个承诺书。后来我联系了当地教育部门的幼儿教育科和负责防疫工作的部门,对方回复我说,核酸检测的方法可行。
    为了能让孩子正常复课,我后续又和幼儿园沟通了好几轮。幼儿园最后的态度是,我每次离津返津,都得重新做一次检测。
    我经历过的咽拭子检测流程是:发热门诊挂号、填写调查表(调查近期去过什么地方,接触过什么人)、交费、信息登记(登记姓名、身份证号、家庭住址、联系电话灯)、采样。当天上午检测,第二天下午才可以拿到报告。
    核酸检测的要求成功劝退了我,按照这个要求,我每天都要做一次检测,但我根本不可能做到。
    另一方面,我和家人都有所担心,京津城际停靠的北京南站周边为中风险地区,周边小区已有确诊病例,南站下车后乘坐的4号线上也人满为患,而且4号线南段主要站点为亦庄、大兴、丰台等区域,目前多为中、高风险区域。
    在家办公,公司一些需要多部门配合的工作难免受影响,居家的工作环境也和正常的办公环境不同。举个最简单的例子,居家办公可能连文件打印都变得很麻烦。
    长期来看,如果我一直不在北京、在家办公,我担心工作变得不稳定,但我也别无他法。
    恢复团队游才一个礼拜,情况变了
    橙晓洋(化名)旅游公司视频博主
    公司是周日(6月14日)通知我们恢复居家办公的。此前,尽管大家出门会戴口罩、出行要出示北京健康宝,但心里都是比较放松的状态了。今年3月底,受疫情影响,公司把北京的办公室退租,搬到河北廊坊去了。复工以后,我被迫开始了“双城生活”。不过别人过“双城生活”都是从河北来北京上班,我是从北京去河北。我住在通州,以往通勤用一个小时,现在是将近三个小时。
    我第一次(跨城)起得早,6:00就起床了,洗漱完6:20左右就出门了。到北京西站的时候还有一二十分钟的空余时间。算准时间,(现在)我就不需要跑了,除非有一段路是需要坐公交的,路上堵一小会儿,那我可能到了地铁之后,1号线换乘9号线那一段要跑一下。
    早上六点半,橙晓洋赶上通州到国贸的公交。
    我现在要去河北上班,就6:20左右出门坐公交,再转两趟地铁,赶上7:50的火车,一个小时后到河北。原本是要求8:30上班,现在公司的时间安排比较宽松,可以延迟到9:30上班,不过当天要晚一小时下班,把那一小时补回来。
    早上九点钟,登记出站排队的人群。
    公司可以负责员工在河北的食宿,但我没有搬过去。在北京我是和我对象在一起住,她在北京的工作还是比较稳定的。虽说是“双城生活”,也不用每天来回跑。我周一去上班,周二在河北住一天,周三回来,周四早上再去,到周五晚上再回来。
    我们公司做京津冀和江浙沪的周边旅游,过年期间大量订单都取消了,我负责做新媒体线上运营,以往春季会做一些促销推广,今年直接把这部分经费砍掉了,我们工资发放的时间也延迟了。这几个月不能境内组团游,直到6月6日北京防控等级降为三级,可以成团游了,但过了一个星期,情况就变了。
    我上周五(6月12日)看到北京新增病例的消息,当时觉得很正常,出现一两例也不用大惊小怪的,没想到后来一下子涨了一百多例。6月14日,公司通知我们恢复居家办公。老家的社区工作人员6月16日给我打电话说,“你近期不要回老家,回来就要被隔离了。”
    现在我也会担心,这种情况下,旅游行业近期恐怕一蹶不振。我在个人支出上也是能省则省。以前我会报健身房私教课,现在选择在家里健身;以往夏天我会去买新衣服,现在买得没有那么多了,而且每次都是直接去看打折的东西。
    我已经北漂了五六年了,积累了一些人脉,也是想一直在北京发展,我不想一下子中断了。我老家在河北,是一个三线城市,家里就是那么一亩三分地,每天要面对的人和事都是一样的,不如我在北京接触的新鲜事物多。我自己想做的工作,老家那边就没有,北京这种大城市里有更多机会让我去尝试。
    我真的特别喜欢旅游这个行业,旅游的时候可以去了解当地文化和美食,我喜欢去拍照拍视频,分享好看好吃的东西。但是这整个行业目前都不是特别好,几乎每个行业都受到疫情影响,要找一份新的工作,也不是那么容易。
    日常工作之外,目前我在运营自己的自媒体账号,通过和平台合作取得一些收入,开始往这方面探索。之前工作的时候领导经常跟我说“两条腿走路”,如果旅游这条道路走不通了,自媒体也是一个方向。我属于比较乐观的性格,疫情发生了,这是大家都不想看到的,在这种情况下,还是要试着去做一些改变,思考接下来到底该怎么走,而不是怨天尤人。
    留京三月,女儿认不出我了
    于志南(化名),金融分析人员
    我工作日在北京上班,周末回天津的家里过。6月11日,我在新闻里看到北京有新的疫情。我考虑下来,决定响应国家号召,无必要不出北京。
    我工作单位在国贸,现在还是低风险地区。现在政策变化,检查站会检查很多的东西,所以,北京至天津的高速公路可能很堵。而且,北京的感染风险可能比天津大一些,我留在北京,对家人是一种保护。综合考虑,我周末就留在北京。
    那天,我简单地在视频通话里对媳妇说了一声。她就点头答应了,家人之间一直有这份默契。我不觉得我女儿会多难过,孩子在这个阶段,她的重心是对这个世界的好奇,她每天都想看到新的东西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在她心里还占很小的比例。
    我女儿不到一岁半。平时逗她玩,一般是唱唱歌,或者拿个玩具给她看。她会喊爸爸,但不会表达别的。
    上半年的疫情,我三个月都没有回家,一直和家里视频。春节期间、之后,两次在公司的群里面看到推迟上班的消息,后面通知全部员工复工。
    一开始什么都没有,楼里的食堂也关门了,靠员工自己带饭。后面饭馆逐渐开了一些,公司里的人还自愿不聚餐。大家减少感染风险。我们公司有两层楼,几百个员工,要求尽量分开坐,每人之间隔一个工位,用手机、电脑联络沟通。
    下班回到我北京一个人的住处,封闭式的小区每家每户只能出去一个人买菜。实在不能的,物业能帮忙。我在北京的住处独自做饭,其实我做饭不错,红烧猪蹄啊,炖个排骨什么的。但我以后不会想念这段独居的时间,因为虽然我擅长做饭,但我并不喜欢。
    三四月份,我一直不能出差到当地去看想投资的企业。有的事情我网上解决,有的只能往后延。如果是销售,可能影响更大,因为东西都卖不出去。我们的话,有的私募一年才做一次投资,多的一个月投资一次,从发现标的到投资完成,一直寻找,周期很长。所以我心理上一直还过得去。
    我一般给媳妇视频,女儿会在一边,我一起看看。女儿会说几个新学的词。她学得快,一般教她一遍,她就会了,每天都新学几个。有时候,我在视频里教她一些表情:撅个嘴,或者学小猪叫,她都很快地模仿起来。
    肯定是回女儿身边比在视频里看到好,但没有办法。我怎么会不想孩子呢?肯定想。但全国性的疫情嘛,也没有什么理解与不理解的。我原先以为4月之后北京会放开的,但一直没实现京津健康码互认。
    到5月1日终于放开,我开车回天津去,那天我很激动。这回我特地给女儿买了个电子琴似的玩具。高速路上好多的车,感觉平时不出来的,现在都出来了。
    回到家,哈哈,女儿不认识我了。我对她说,是爸爸呀,她没有反应。我要抱她,她就哭。我只好把她还给妈妈。她之前看的都是视频里的我,她不认识我本人。我当时非常失落。
    过了一两天,她才慢慢地又认识我来,知道我是爸爸,喊我爸爸。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14786713930